品鉴凤凰单枞口感特点:舌面生津舌尖滴水舌底

  也许中国人舌头的刁钻程度恐怕居于世界之巅吧,每一处味蕾都需要味觉的极致体验,不必说为了满足舌尖的体验而诞生出的各种花样跌出的菜系,但就茶来说,能掀起鲜的旋风、香的风暴,非“舌面生津,舌尖滴水,舌底鸣泉”不罢休,那单丛自是不二选择。

  绿茶终其一生都是走的鲜的路线,乌龙茶为追香而存在。本土的三大乌龙茶,样样含香,走的却是不同路线。就像岩茶一定要有韵,铁观音追求兰花的清高,至于凤凰单丛,它的香水永远在变,从一个制高点冲到另一种制高点,从一种香型过度到另一个香型,不到发酵之后杀青定型的那一刻,没有人能确定它会以怎样的香气倾倒众生。

  也许植物与生态之间存在着超出人类范畴的神秘关系。不同的海拔,不同土壤,不同的气候,不同的周边环境,都能在一棵植物上刻下痕迹。对于凤凰单丛,即使在同一个山头,两棵茶树都可能酝酿着不同的气息,一个叶子里深藏着栀子花的香,一个则释放姜花的香气。

  回想在乌岽待的那段时间,明一天村子都沉浸在不同的香型之中,所以也许最老牌的潮汕茶客也不敢说喝过山中众香型,更不敢说喝过最香的香型。凤凰单丛就这么神奇,它时时刻刻都在挑战人类的味觉体验,让人无法下最终的定论,同时也不断给味蕾一重重的震撼,每一次相逢不惊叹于自然之伟大。

  凤凰单丛产茶历史最早可追溯到隋朝,但记载却是在唐是因为战乱,我们伟大的畲族同胞不得不迁居于此闽粤赣的山区之间,刀耕火种,勤劳而不畏险阻。也许茶是他们的饮食习惯,放点茶当作料味道很不错。而直到清朝,才算潮汕茶的大繁荣,不管是制茶技术上还是饮茶文化上而言。清光绪年间的张心泰在《游粤小记》中写道“潮郡尤嗜茶,大抵色、香、味二者兼备,其曰功夫茶。”不只是文献传承的问题,还是作者的觉悟,人无完人,何必茶呢?

  也许单丛算的上霸气的,即使在霸到得“班章为王”的时代也有“凤凰单丛称王称霸,大红袍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一说。在乌岽山上的那段时间,每天不同香型的单丛新鲜出炉,越是清冽越是极品,汤色浅黄透亮,滋味醇和鲜爽,口感协调回甘,香气清澈高扬。

  而说其霸气更在其茶气刚烈,但茶汤清扬,喝到嘴巴里初无感觉还来不起回味,厚重霸气便会袭来,让人意乱神迷啊。

  在外来茶客认识单丛的时候总知道个十大香型,于是在乌岽的时候每天总也要问几次“现在的是什么香型啊”但是迎来的总是淡淡的不屑,还是你们外面的人把它叫乱了啊,茶就是茶,非要连到花果香上,到后来也不免本没倒置加香加料为了一个确切的香型。到后来只说个锯朵仔、凹富后、谷雨仔还是团树叶·······

  哎,还不是您们当地的专家为了商品线年代末搞得名堂。但是当时数据统计下来是天然花香79种,天然果香12种,其他清香型16种。怎奈我们记得起10大香型也不错了嘛。

  对于每一个热爱单丛的茶客而言,那传说中的“宋种单丛”应该是修炼的最高境界了。其实以前还好好像一年还能产个20多斤茶,后来一个疯子上树就是一番乱砍,导致后来产量直降到今天鲜叶都才3-4斤,悲夫。

  其母树曾用过大叶香、岩上珍、团树叶、东方红等名,以种奇,树古老、香独特,在1980年正式名为“宋种单丛”。

  喝单丛特别是对老丛的痴恋不就在于此吗,一位历经沧桑,智慧通达的老者,以慈悲的目光给饮者莫大的抚慰,只要你能坐下来,端起一杯茶,他融入茶汤的香韵就能营造一方山水,品饮者可以跟着一缕茶香在大自然中恣意流淌。

  喝单丛时入口香甜即佳,从嘴巴扩充到喉咙,唇齿到喉间涌动着一股清泉。茶汤甘美,也许在舌尖是甘甜的滋味,但舌头的后部却失去了知觉,茶汤滑进喉部的时候,留下浓郁的香气,也许是那种茶汤的物质厚重,所以融入茶汤的香气慢慢从茶汤释放,会在从口腔到喉咙里慢慢绽放。

  喝茶有点像登山,人为什么要登山呢?因为山就在那里。人为什么要喝茶呢?因为茶也在那里。山有千千万,风格各不同,高矮参差,秀丽或壮丽;茶亦有千万种,或鲜爽或厚重,或清淡或浓烈。

  登山者爬过珠峰也许了无遗憾了,喝茶呢?什么喝在了嘴里才会顿觉达于臻境。

  可是喝茶又和登山不同,登山总是一座比一座高,总躲不过“这山望着那山”的心里。喝茶呢?也许不要求高吧,每一种从生理特性而言都是独一无二的,何来高低之分。也许喝茶的当时只不过契合了那一刻的刹那体验,于是后来都是寻找那种感觉的路上。

  这种茶,那种茶,各有各的风情,喜欢上了我,仅仅是喝它的第一口它的香是那么有层次,能把人带到沉醉眩晕的高度,足够的时间让我欣赏回味。

时间

2019-08-03 22:21


栏目

口感品鉴


作者

admin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