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文化] 揭开酒庄酒的秘密

  在葡萄酒成为愈来愈多爱酒人士新宠的今天,法国葡萄酒的地位显然不可小觑。如果你对葡萄酒分级里面的“酒庄”概念不了解的话,就有可能与真正的美酒失之交臂。 法国酒庄酒的标志之一就是在瓶子的正标上会看到“Chateau”或者“Domaine”这个法语词汇。 根据杰西丝·罗宾森1999年第二版的《牛津葡萄酒词典》:“Chateau”的法文意思指“城堡”。在葡萄酒用语中,“Chateau”翻译成“酒庄”,一般指一个种植葡萄、酿葡萄酒的庄园,包括葡萄园、酒窖,以及地产上的任一建筑或多栋建筑。 简而言之,就是要求在酒庄规定的土地上种植葡萄(葡萄园),并用这些葡萄在酒庄内进行酿酒和装瓶(酒窖)。由此可见,酒庄酒因其种植和酿造的限制多,量少价高,成为高档酒的代名词。 酒庄在波尔多最常见,达到7000多家。 拉菲和木桐 拉菲酒庄(CharteauLafite)显然是波尔多最耀眼的明星,尤其在中国市场上大名鼎鼎。面积在五个一级酒庄中面积最大,被称为“名酒中的巨人”。 其实拉菲酒分三个等级,除主牌外,还有两个副牌,这些小拉菲未必比那些名头稍逊的酒的质量更好,但价格仍旧居高不下,所以购买的时候要擦亮双眼。 拉菲酒庄的酒比较内向,也比较轻,往往要经过长期的陈酿,才能显出特质,这也是拉菲的神秘色彩。 五大名庄自1855年确立后,如同世袭的爵位,永不会发生改变。唯一的特例,就是其中的木桐一罗斯柴尔德酒庄,在这个制度确立后的20年,木桐酒庄凭借其始终如一的卓越品质,在酒庄主人菲利普男爵誓拔头筹的努力下,终于从二级庄升成一级庄。 木桐庄当时受到其他四个一级庄的排挤,甚至最大的阻力就来自拉菲堡,虽然后者的主人还是菲利普男爵的表亲。这一点,或许倒可以借用我们中国的一句古话,“六亲不认”。 还有一点和中国有关的,就是木桐1996年份和2008年份的酒标是由中国人设计的。每年的年份酒请一个艺术家设计,是木桐酒庄源自于1945年的一个传统。从今天的眼光来看,这无疑是精明的菲利普男爵出色营销的一个手段。 罗曼尼康帝酒庄 如果说波尔多是遍地黄金的话,那么勃艮第则需要沙里拣金,但拣到了往往都是狠货色。勃艮第就有一款酒,即使是五大名庄的主人也会表达崇高的敬意。世界级评酒大师RobertParker的话则更为夸张,他曾经评论道:“这是百万富翁喝的酒,但只有亿万富翁才有机会喝得到。”另外一个版本就是“百万富翁喝拉菲,千万富翁喝康帝”。不管是哪一个说法,都无愧于排名全球第一位的罗曼尼康帝酒庄(DomainedelaRomanneConti)的美誉。 “位于一个最好的地段,葡萄能达到最为完美的成熟度……地理位置之佳,每天都能伴随太阳发出的第一道光芒,享受全天最柔和适中的热量”,所以这里所产的红酒气味具有多层次变化,有一股高雅及莫名的气质。每年葡萄成熟时节,酒庄门禁森严,如临大敌,工人和酿酒师严格采摘挑选,平均每三棵葡萄树才产一瓶康帝顶级酒。 在这样一款顶级酒庄酒的酒标上你却看不到“Chateau”的字样,取而代之的是“Domaine”。 在法国勃艮第酒区,“Chateau”被“Domaine”这个法语词汇取代。其意义和“Chateau”稍有区别,但我们通常也会翻译成“酒庄”,地位和波尔多的酒庄酒同等。在1965年再版的《佛兰克·舒马克葡萄酒百科全书》中,“Domaine指拥有葡萄园或葡萄园组成一个单一的资产或产业。Domaine可以只拥有一片葡萄园,也可以拥有数片顶级葡萄园(GrandCru),例如上面提到的罗曼尼康帝酒庄就拥有七片顶级葡萄园。 无论是最昂贵的罗曼尼康帝酒庄,还是备受富豪追捧的拉菲酒庄,显然都不是可以经常饮用到的。而历史悠久、品质优良的酒庄却是不容错过的选择,不能不提。 波尔多上梅多克的佰瑞酒庄 波尔多上梅多克的佰瑞酒庄(ChateauBarreyres)地理位置优越,隐匿在雅新斯镇和纪龙德河口湾之间。它的名字来自“栅栏”这个词的加斯科尼文形式。中世纪的雅新斯镇就是圣殿骑士团封地的首府。圣殿骑士团是基督教骑士制度里的宗教和军事团体,14世纪初,一来到雅新斯镇就开始了葡萄的种植。 这座位于波尔多梅多克区的大庄园占地240公顷,除了一座修复完好的19世纪巨大城堡之外,还拥有广袤的葡萄园和大片的树林。而其中内含的一座精心设计的小花园,带有一弯美丽池塘,常有天鹅游弋在上,映衬着城堡的倒影,美轮美奂。城堡的修建结束于1873年,正是“梅多克的黄金时代”。白色长条石头建造的宏伟建筑,与我们熟知的拉桑城堡(Lanessan)、拉柴那耶城堡(Laches-naye)和帕梅尔城堡(Palmer)同出一源。房前还有两座优雅的狮身人面女像,建于1833年,与名庄龙船庄(cha-teauBeychevelle)的塑像几乎一模一样,已经成为佰瑞酒庄的象征。 城堡的建筑与历史紧密相连。18世纪的时候,当地的望族LeBlancdeMauvezin家族声名显赫,在梅多克拥有多处产业,其中便有佰瑞酒庄。大革命期间,和大部分法国贵族一样,这个家族的所有财产都被剥夺。而后家族继承人PaulineLeBlancdeMauvezin小姐在与JeanaptisteDuP6rierdeLarsan结婚前,将佰瑞酒庄买了回来。而她的证婚人正是大工程师NicolasBr6montier。Pauline小姐的夫婿Jean―Baptiste所在的家族也是当地的名门望族,家族中的很多成员都位居要职:圭亚那大总管、国会议员、雅新斯市长、医院骑士团骑士……他们的儿子Timoth6e后来继承了佰瑞酒庄,并最终完成了城堡的修建。至今,我们还能清晰地看到城堡两个烟囱上雕刻着的DuP6rierdeLarsan家族徽章:“天蓝色,三只带有金色叶子和梗的梨,一只鹰停在蓝色的、有10个金色长方形的权杖上。”拉丁文的铭言“不虚荣不软弱”也雕刻其上。 酒庄在20世纪上半叶几经易手,从Dupuy先生到Constan―tin先生和夫人。最后,Castel(卡斯特)家族在1971年收购了酒庄。经过土地的合并、交换尤其是购入,葡萄园的面积有了可观的增加,从20多公顷发展到今天的109公顷。 Castel家族的掌门人,80多岁高龄的PierreCastel先生如今就居住在这座酒庄里。他坚持认为,酿造出好酒的根本在于挑选优质的葡萄。所以,园内所有的劳作都以这个信条为标准:葡萄树平均树高都不高,精心修剪。葡萄园黏土和沙砾土混合的地质形态和其土壤成分赋予了这款上梅多克红葡萄酒一种柔和迷人的气质。 斐兰德酒庄 波尔多顶级酒庄联盟自成立之初,就集中了波尔多当地的特级酒庄。联盟的会员出产的葡萄酒因其受到严格的监控,品质始终都很出色,是饮酒老餮乐于搜寻的对象。 会员之一的斐兰德酒庄位于波尔多格拉夫中部的卡斯特尔一纪龙德镇,因其历史悠久,格外引人注目。酒庄的名字起源与“马”息息相关。酒庄建在从波尔多到图卢兹的路上,在卡斯特尔镇和邮政驿站的附近。很早以前,信使肩负着传递官方信息的任务,他们骑着马穿梭于各个军事驿站。卡斯特尔驿站是从波尔多出发后的第三个驿站(前面两个是Bouseant和LaPrade驿站)。而且“ferrade”这个词意指“给同一主人的牲畜烫火印”,仿佛作为旁证,大革命时期“从庄园收缴了大批烙铁”。“裴兰德”(Ferrande)这个词和“钉蹄铁”(ferran)或“马蹄铁匠”(mar4chalferran)很近似,因此我们不难想象过去在酒庄的土地上喂养了大量马匹,并在这里给它们钉上蹄铁。 数个世纪以来,斐兰德酒庄的主人都是非常富有的产业主。在17世纪,它的主人有波尔多大资本家JeanPoucet先生,圭亚那王室公证人BertrandMassieu先生。到了18世纪,1790年国会律师Roy先生把酒庄卖给了AnneDupuy夫人,她出生于美洲,是一个大黑奴贩子的女儿,也是圭亚那国家财务官PatriceDupuy的遗孀。Dupuy夫人委托木匠JeanTausin重修城堡。法国大革命后,和大多数的贵族一样,Dupuy夫人被限制移居国外。1794年法国政府把酒庄卖给了批发商MichelCharamel。 19世纪,数位有权有势的大批发商相继成为斐兰德酒庄的主人。1820年BertrandPujalon获得了酒庄,在1836年转手给PierreRoussereau。1854年PierreRoussereau的儿子JeanBaptisteRoussereau把酒庄转让给他的妻兄Napo160nCharlesMarieFlon。1891年,NapolaonCharlesMarieFelon唯一的继承人,他的女儿SuzanneF610n嫁给了PaulFlaugergues,是他重修了城堡,重整了葡萄园。直到1930年,PaulFlaugergues的继承人Cath―rineFlaugergues,Marttineau的妻子都是酒庄的主人。20世纪60年代,爱好葡萄酒和赛马的海军上将Delnaud买下了酒庄。 斐兰德酒庄真正的珍宝是它的土壤,这里的土壤由卵石和沙砾土构成,沙砾土仿佛给葡萄园铺上一层有着美丽色彩的珍贵的马赛克。酒庄出产的酒品呈现美丽的红宝石色,酒香丰腻高雅,口感甘美丰富。细腻的单宁带出缕缕成熟水果的芳香,各种香气在口中交织融汇,持久不散。 如果没有绝顶的幸运可以品尝到一瓶康帝酒庄的天价酒,也不想去追寻已被众人炒作的有名无实的五大名庄酒,我倒觉得,只要你认准酒标上的Chateau或者Do―maine,掏出荷包里的银子就不会太亏得慌。

时间

2019-08-04 23:46


栏目

红酒文化


作者

admin


分享